Dian

大本命SS沙穆但杂食…摸鱼用

每周二是我们学校的Farmers Market时间,直译应该是农贸市场(…)但其实这边的更接近“创意市集”的概念,售卖有机蔬菜、手制食品、日用品,还有小吃摊等等,会比超市什么的贵一点点。

这学期周二满课,一直没时间去。本周四是感恩节,这是在北美要合家团圆的一个节日,虽然理论上周三才放假,但师生都归心似箭,周二的课也大多取消了,今天总算可以来逛啦。

天气很好,北方早下了大雪,但我们这儿还能赏赏缤纷秋光。

买了一堆蔬菜、水果、干果、手工点心,囤着过期末,开心~!

update: 刚刚出了校门,有个衣衫褴褛的黑人姑娘向我要钱,然而我没有现金。骑走了以后想到她那么瘦瘦的样子,又折回去把刚买的蓝莓蛋糕给她了。希望她感恩节有人一起过!

这几天虽然会议后综合症+天天凄风苦雨又降温(不过雨夜的校园很美),还是有很多值得感恩的事。

之前提过的研究侵华战争期间性暴力的朋友,回去以后还非常暖心地写长信给我,分享了她读博战拖延症的经验,给我很多鼓励,并主动提出督促我的学习计划、帮我看论文等等。

去寄包裹,到了邮局才发现忘带钱包,但有位好心的阿姨帮我付了费,然后还开车送我回家。幸好家里有一些现金可以还给她。
她的车是25年前的旧车了,方方扁扁那种,里面是深紫色灯芯绒内饰,皮的扶手,安全带的带扣也不同,有种穿越到老电影里的感觉,很神奇!

今天office hour有学生来,说我讲的东西对她很有帮助,开心。

昨晚和朋友讨论她常常要在“伤到对方或看到对方的脆弱时才意识到可以不计较那么多地去爱对方”的问题,末了被她称赞我乐见朋友成长又不强求。这是我一直希望做到的事啊,忍不住向她要了截图发出来得瑟一下^^
@某条 如果能一直做到“帮人成为更好的自己但又不强求地包容咸鱼时刻”,是不是就离沙加大王的境界更近一些啦~~

快期末了也没空更文,继续玩这个30天推本命CP,吹一波沙穆!

P2的图片来自 @夜驰白鹿 君,她是冷CP妙苏的好文手,也在写她的推~

【纯属私货,话痨发散,谨慎阅读】

Day 3-4  

CP初印象

我是漫画入坑的,对穆和沙加各自的初印象上次也说了一点:小时候觉得穆神秘(初登场)温柔(十二宫)又强大(冥十二),沙加则是神叨(一辉)、凶狠(十二宫)又超脱(冥十二)。

在还没有了解到CP是咋回事的时候,就觉得他们关系不错了,大概因为身高相同、颜值风格相似(柔顺的长发在大部分杀马特中还是突出的)、算是同有“东方”背景之类,还有十二宫压轴的揭开真相对话(原著截图见我 这篇短文 结尾)和叹息墙前交念珠的事情(原著截图见我 另一篇短文 结尾)。

在恶搞文的年代,二人友情向的同人也常见,而且基本是同为智力担当的二设,或者谈禅论道一类。至于CP向最早看的是什么,倒实在很难想起来了。大约05年前后的古早同人,用今天的眼光看来,可谓天雷滚滚,据说很多都是换个名字就能当BG言情看(可惜我没看过BG言情,未知真假)。“霸道狐狸沙加”和“纯真小绵羊穆”就是我如今想来觉得最常见的一种人设。虽然那个乖到小白的穆,实在太不像中二的我会当作师长偷偷写信倾诉心事的那位“先生”,但是印象中这些沙穆文相比其他始乱终弃的穆受文,还是“甜”一些,沙加存在感强大而且一般都还算有点底线,不像撒老大等等,三天两头的脚踩N条船+充当QJF(真心同情,为撒加点蜡……)

CP的黑历史是不能假装不存在的,所以“初印象”这种题目也有其意义,但我想更重要的是,了解黑历史所从何来,才能够有所改变、探索新的甚至更好的可能,福柯大神所谓“谱系学”是也——“从使我们成为我们之所是的那种偶然性中,得出不再是、不再做、不再思我们之所是、我们之所做或我们之所思的那种可能性。” (福柯《何为启蒙》,断章取义瞎引用的,可无视)
那时候的黑历史,哪个CP都不少,我想沙穆能“热”到今天,还是离不开能够去反思、改变并坚持新的创作的作者们(今天叫做“产粮大大”),再次表白!

要说当年给我留下至今回想起来还是比较正面的印象的文,除了已坑或还坑着的一些“全王道”长篇如《折柳》《雅典学派》和Dia的《赤羊》等三部曲之外,倒是很记得姽婳将军(因为她的名字才认识了这两个字)有一篇现实向的中短篇,好像叫《广州路17号》(我ex生日的日期,应该没记错?)。大概因为我那时候也刚刚意识到自己的性向,虽然和单恋的姑娘成了挚友,却也出于种种现实考虑,无法出口自己的“别有用心”,对现实向文不免心有戚戚焉。这篇文对我还是挺大影响的——后来我刚上大学时,也写过和异国通信有关的沙穆文,也写过有点类似的“少年分开中年重逢”的现实向,不过,全都写得远远不及这篇姽婳十几年前的老文,所以也没有搬运到Lofter了。。

怎么站的攻受

这可真是一个神奇的姨妈话题。。希望不会引战,正如开头说过的,纯属一家之言,不喜勿视。

我自己最萌的沙穆,大约是清水无差的灵魂伴侣,性事不是重点。但是如果不清水了,我觉得还是该让沙加先迈过所谓身体的界限——因为他更我行我素无所顾忌、性格也的确更“霸道”;而穆那么正直和有责任感,大概不会主动"亵渎"如此佛系的友人,也会宽和地不非跟沙加争上下。另外我能想象穆咩表情丰富甚至梨花带雨(漫画真的有过表现),沙加大王就,六岁以后再没哭过,除了偶尔惊讶都是淡定或讥讽脸。。难道要做冷面受?!(寒,如果我是攻君会软的……)

虽然穆算是比较温和又貌美的,而且还有善良(冥界篇台词说以往对敌人也不曾取过性命)、体贴(看出女神的少女心/冥界闯宫组的血泪/沙加赴"死"之愿等等)、会带娃、能补衣服(哈哈哈这个是搞笑) 等等在传统观念中所谓比较阴柔的属性,不过,作为穆本命,在别的CP中,排除文章写得如何的因素(好文当然就不必计较攻受了),我会比较倾向穆攻(可是真少见啊啊,求粮!)。
因为BL同人文中(尤其是这种原著大家都是铁血战士的),似乎还是“攻方”相对比较不OOC(除了QJF种马式攻君?)——也许这也是历史遗风了,好比之前我吐槽过的古早雷文,无论是沙穆还是当时流行的撒穆等等,都有弱化穆的倾向。而反过来攻还是会比较“强”,比如穆沙文中,穆一般还是相当正常甚至有魅力——不过沙加又常常白莲弱受得无法直视啊,我还是更喜欢沙穆文中强势霸道的沙加大王,吃不下动不动哭唧唧的白莲花沙加。。(诶一直的穆粉认知动摇了,原来我是“双担”?) 总之、嗯,沙穆就这么站下了~

快期末了也没空更文,玩玩看这个。本来只打了CP的Tag,后来突然意识到……既然是安利帖,明明应该多打几个Tag广而告之?!我我的脑子可能和头发一起剃光了捂脸,现在加😂

【纯属私货,话痨发散,谨慎阅读】

图片来自 @夜驰白鹿 君。

Day 1 -2  入坑原因、入坑时长 (22年了天啊)

圣斗士是小学一二年级时候看的漫画,好像三年级放了动画,但是因为视力不好,我妈不让看,我还哀求她说我拿个镜子看里面的镜像、这样就没有电视辐射了(应该并不科学……)总之动画其实没有看全,是漫画入坑的。最早喜欢的是紫龙,然后就是穆。两个人都很重友情,这是非常打动我的。尤其穆给我感觉是守护型的角色,强大却又温和善良,教导青铜、带娃、解说役,简直全是我的萌点。看到沙加的死那一卷也超级震撼,诸行无常这个概念是第一次听说,后来对佛学的爱好这也算是个启蒙了,所以黄金中也比较喜欢他。不过那时当然完全没有CP这种概念。

至于沙穆坑,也久远得记不清了(简直想发一篇13岁时写的原创主角同人,主角是个嘉米尔族、没通过比试成了杂兵的人)——那时我还在天马梦想、朝花夕拾之类老论坛上面玩,还觉得BL好奇怪、支持EG文;然而居然已经在第一篇同人文里把穆和沙加写成朋友啦,还有沙加在雪崩中救了穆之类的剧情,现在想想好腐啊。。那时候主要是穆的单人粉,把他当作温和强大的守护者形象、也希望成为那样的人,还给他写过信,被我妈发现以为是我交了什么奇怪的笔友紧张得不行2333

不过初中沉迷了富坚义博和仙境传说网游,真的开始“入坑”大概还是冥王篇动画之后。那时圣斗士已经是BL同人的天下,EG也不多了。各种杂食之余,对本命穆还是关注得更多,相关的文也多,冥王篇穆算是重点刻画了虽然也加了一些我不太喜欢的戏。当时很多OOC穆受雷文,沙穆的作品相对还比较不虐、二人关系也比较对等,算是双方都刻画得不错,就看得多一些。全王道的一些佳作,还有百度沙穆吧A大的文,都算是念念不忘的了。A大是沙迷——题外,看的BL同人文多了以后,感觉还是要对CP双方角色都真心欣赏或理解的,才更容易出佳作啊。

百度沙穆吧那个时候真是挺活跃的,大一大二的时候,我甚至还当过一阵子小吧主,2008年左右?记得当时沙穆吧有好几个小吧,定期有活动,还专门有完结文库之类,很是热闹。不过其实我没待多久,就因为做LGBT倡导被百度封号,一怒之下离开贴吧了。加上后来失恋、又碰到很重要的新恋情,三次元现充起来,读研、工作、社会活动……一去就是七八年。偶尔还会随便找找两只的粮吃,但没有加入任何同好交流的地方。

来美帝留学第一年,比较迷茫孤单吧,结果又摸鱼摸回了沙穆,贴吧一片凋敝,杂粮毒雷俱全,好在找到了星光双树园论坛,虽然规定比较繁琐,但是了解到维护多年的种种不易之后,也很理解和感激。和小时候不同,现在自己也有了一些情感经历,回看当年可能更多只是觉得美型或所谓东方气质的两只,又有了新的体会。如今更加珍惜的,恰恰是导致“沙穆文难写”的、二人之间那种“缺乏戏剧冲突”的默契。在我心目中,沙加对世间的认识没有多少私心,穆则是因为经历而对人有更多的体贴和理解,两个人都绝不会勉强对方改变、也不太会为了对方的不同而纠结嫉妒,而能够“爱其所是”地爱人,近于不占有的大爱,这是我很向往的境界。

虽然都说文难写,沙穆还是有王道之称,不得不感谢各位产粮的大大。无论是我心头好的原著向或原著衍生、温馨的现代小段子,还是各种不同背景的长篇,都有不少佳作。而比起相对难写的文,画作更是很多,在日站也是排在前几的。人设方面,无论是国内偏好的温柔强大穆+高冷强大沙加二人组,还是日站的电波系直球沙加+偶尔蹭的累的贤慧(非贤惠)穆,都挺有意思。总而言之,如此陈年老番、我萌的CP还能几乎日日吃到掉落更新,也真的是太幸运了。不过,就算有一天冷到只能自割腿肉,也还是会喜欢的吧,一路走来,他们早已是我的一部分了呀。

周末愉快的开会、会友之后,连续几天大雨降温,感觉略丧。。不过也被超级暖心的新朋友感受到了,她回信中的体贴同理和真诚相助,真的是让人有一种完全被包容、接纳着的幸福啊。想到自己这样的朋友其实还有几位的,顿感安心。

周一的课取消了,还发现电脑电源线丢了,结果宅了一天,听着雨声在手机和Kindle上摸鱼,啥正事都没干。。今天总算起了个大早,把下午上课的Reading囫囵读了。。

因为小时候对那个嫉妒小JJ理论(penis envy)的反感,一直无视学校里的诸多精神分析大牛,都没有选过啥弗洛伊德相关的课,其他课上免不了读到的几篇,也很不认真。

结果在这门叫“(反)文化/为教育(Against Culture/For Education链接有简介)”的课上到底还是被要求读了个他的小册子,Civilization and Its Discontents(中译本有《文明与缺憾》和《文明及其不满》两个译名)。那位老教授说:“你们如果要在人文学科待着,不可能不学到或者教到这本书!”(应该只是他一贯的夸张幽默吧。。?)

然而,看着看着好像确实被弗洛依德对宗教的吐槽圈粉了,还有对“不爽的三个来源(the three sources from which our suffering comes)”的分析,虽然后面一到精神分析的内容又开始觉得略囧,不过,还是打算寒假要好好再读一点点。

弗洛伊德引用了这句歌德的话来吐槽宗教(应该是指基督教这类的,但他对东方宗教的理解好像也比较负面,认为主要是禁欲灭己一类):
“那些拥有艺术和科学的人,也拥有宗教;至于既不懂艺术又不懂科学的人,最好就来点儿宗教吧。”

大约三者都是缓解人生痛苦让人不至于发疯的方式,而且宗教在他看来是不怎么高明的一种了。不过让我对他好感度升高的点,其实在于他也同样吐槽了这句发言属于不那么现实的阳春白雪,而且指出即使是通晓艺术和科学的精英,也不能免除人生的一切痛苦。这种问题,还是没有答案的吧。。?接纳、抗争而非逃避人生之多艰,是知易行难的道理。

顺便胡乱地图炮一下,感觉德语的思想家和法语的真不一样,他的想法似乎和福柯、至少早中期的福柯,是拧着的。。(困惑脸O.O)

忙碌充实,完成了第一个正经的学术会议讲演,收获感恩数不清,大家都好照顾我呀!幸福~🙏

一早到系里,发现海报,有想看的展览要来,期待。
上午带的讨论课,是系主任来“视察”的,学生们表现得非常活跃,之后系主任跟我说“看来她们很爱你”,心情无比绽放。
下午的课很难、又没足够准备,但是居然渐入佳境,后半节课还有些收获~
下课从系里出来,发现尽管下着小雨,仍有很美的晚霞。
和朋友及师弟去了印度餐厅,恰逢印度的“光明节”(隆重程度类似我们春节),看到很多热闹的一家人,还有美丽的烟花、水灯,有节日特别餐单,还有免费的小点心,超幸福!
晚间和朋友聊天,也是愉悦的体验。发现师弟新的可爱之处。接到老朋友的求助电话,似乎有安慰到对方,也很开心:)

上一篇日记提到的日本友人,现在在东京有这样一个Cafe,推荐在日本的朋友可以去看看唷。转发她自己写的“广告”(她中文真的很棒):

第五届 轻松性/别行动咖啡厅座谈会、11月11日在东京召开! 有性分化疾患、酷儿残障、媒体与性骚扰等演讲,论坛话剧、日军性暴力受害女性故事展览。当然还有好吃的甜品蛋糕和咖啡! 在东京的朋友们不可错过呀!

上午上课走神了,于是在Reading背后,试着用左手写下周末的美好感受。这是冥想群组分享的一个使心情宁静的办法:用非惯用手慢慢地写出一个愉悦的瞬间。

下午的课很有意思,谈到190X年时西方的教育改革家们(蒙台梭利和杜威)如何笃信以“人”为研究对象的那些科学,可以帮助改造出更好的下一代—然而这个“好”的标准是什么,有太多值得反思。

晚上迎来了借宿的朋友,初次见面但非常愉快。她带了好些暖心的小礼物,包括这张金阁寺的门票。明年考完资格试我一定要去日本看看。

这位朋友做侵华日军性暴力的研究,曾去日参访一年,临行在共同的微信群说起来。我当时忆及,曾在香港与一位日本友人一见如故、长谈到起飞前最后一刻,那位也做这方面的工作,便介绍了她们认识。今天这位朋友告诉我,她们成为了改变对方人生的挚友,至今年年一同去各地探访幸存者及亲属。我听了感动极了——这样的缘份中有我一根丝,幸甚至哉!


关于沟通-给友人的信

X君,

见信好!


你还真开始叫我小光头啦?比起这类的绰号,感觉还是叫名字好一些,被外表定义大概未必是非常愉快的体验吧,哈哈哈哈。不过还是很感谢你在叫我小光头的信里,分享了你是怎么处理和朋友的冲突的,对我很有启发。我虽然总希望可以更宽和包容,实际上往往只能尽量去“推己及人不双标”罢了。不仅对别人的感受很迟钝,也很不擅长真正从别人的角度考虑问题。如果对方是能够直言解释的人倒好,即使是所谓“有违社会常规”或“三观不合”的解释,我也没有抵触过的。但,如果没能听到对方坦言内心的想法,或者对方“反复无常”,我确实还是会按自己的狭隘/封闭观点,想当然地做出判断和相应的行动,而不是真的像我期待自己的那样,能够保持开放的心态吧。


和很多人害怕冲突不一样,我特别喜欢能“直言”的朋友,期待这样的冲突,能把我从自己的狭隘中拉出来一些。我自己面对朋友时,也会因此比对不熟悉的人更坦率。但的确,这其实已经是强加给对方沟通交流(尤其还是语言交流)的重担,预设了对方是个像我一样愿意交流的人。更不用説,我的坦率有时候是伤人的——我反思自己説话的方式,的确常常不是一个“交流的邀请”,而像是一种个人声明:我这样,你随意。这也部分地因为我有意识到,不能把交流“强加於人”;但仔细想想,提出邀请,对方才有机会拒绝,只顾展示自己、然后暗搓搓地期待对方展现不同,才是更加令人困惑的吧。我希望能够改善这一点,也希望你继续做提醒我的诤友。真的很高兴随着时间的积累,这几年你越来越能够对我直言,这是我一直期待的关系,所以请不用担心之前的“吵架”,冲突对我从来都不是坏事,我最珍惜的那些关系,都是对方愿意孜孜不倦地吐槽和批评我的:)


去直言交流,确实对许多人而言,需要很多的安全感和信任,而且也不是所有人都像我一样对“语言”这个媒介有信心。我最近在那个章鱼群组的讨论中,也开始意识到,我可能并非自己想象的那样,是个非常有安全感和容易信任别人的人——这表现在,我虽然乐于也勇于进行言语的交流,却对别人的“示好”,包括情绪化的表白、还有特别是物质或者劳务方面的帮助,非常的有压力。我会对夸奖感到很尴尬、也宁愿一切事情能自己搞定,不喜欢求人。这背后对“无以为报”的惶恐,其实也基於一种不信任吧?不能相信对方的好意,是我自己推崇的“施比受更有福”的那种“不求回报的爱”,这也是双标了。为何我总觉得别人的示好潜藏着对方对这段关系丶对我的更多的期待,不是“真正的好意”,从而很有压力呢?是因为自己始终对母亲的期待有压力,还是因为过去一些令对方伤心失望了的情感关系?不过,我最近开始能够向你请求学业的帮助,占用你的“劳务”,也算是一种咱们的信任提升的表现吧?非常感谢!


在人际关系上,我最头疼的,除了这种(在我还无法信任对方没有其他目的和期待时的)“示好”,就是对方(为了避免冲突或实现什么目的?)不表明不同意见,表面妥协和认可我的提议。因为这一般都会导致一段时间后对方终于“情绪爆发”,让我惊讶又难过。对我来説,没有什么烦恼大过发现自己无意之中,“折磨压迫”了意见其实不同的朋友了——也是一种对无法实现对方期待的恐惧吧。如果说“示好”代表了一种“更进一步”的期待而让我有压力,后者则是因为没能及时得知对方真正的期待。


改善这种现象的确需要交往双方的共同努力,我很感谢你在我们的友谊中没有放弃,而且还做出了你的改变。我其实也在努力改变自己,希望能成为一个更能够邀请别人交流丶也更能够真正理解(而不是简单排除)“不交流”或者“不真诚的交流”现象的人。非常谢谢你之前帮我分析所谓“表里不一”的人,关于对方为什么如此,我其实也能理解的,正像你说的,人都是复杂多面的。甚至我理智上,都不觉得这说明了我们的交流都是“假”的。凭什么要认为那些正面互动就是“假”,而只有诋毁攻击我的部分才是“真”呢?其实与对方能够正面互动时,所得着的一切,我也都心存感激的(也写在过我的“每日感恩”中呢)。我想我“烦恼”的,恐怕正是“我为何会因此而烦恼”——看来我对所谓“真”,也就是“不矛盾”的逻辑一致性,还是有执念的(欸,“解构”那课真是白学了),而这其实是我希望放下的执念。

而你对我为什么会为此事烦恼的分析,也说明咱们的这么久的交流没有白费,你的确挺了解我的呢:)了解自己的一个方法,就是从别人的角度看看自己,谢谢你再次提供给我这样的角度。以前聊天时,我借用过佛教术语“止观”或论语中所言“反求诸己”来形容这类练习,其实简单说也就是“反思”二字(reflection英文里也有镜像的意思,在镜子中,把自己当作“另一个人”来看看)。我自己很喜欢这样做,大概始自高中时候的单恋?当时理智上很清楚,对方其实更多地是一个“我想成为的人”,而根本不合适发展为“在一起的对象”,但那时候就是很受吸引、心情时常为之起伏,患得患失。於是每当觉得煎熬,就“跳出己身”站在旁观者角度,在日记里嘲讽一下那个为情所困的自己,哈哈。


说起来,高中喜欢的这位就是那个吐槽过我“严肃得可怕”的人。谈话太较真儿,把闲聊变成了争论甚至你眼中的“吵架”,看来也是我的老毛病了。这方面同样感谢和需要你的继续提醒,因为我真的常常忽视,大部分人在日常中有很多的情绪和个人化的感受,无法“抽离到理性讨论层面”,而是会take things personally,觉得谈什么都是个人被针对了。当然,我糟糕的语言技巧大概也对此没什么帮助。不过因此我更希望你能放心,你认为是“吵架和冲突”的那些事件,对我都完全不是负面的:不造成情绪负担、也不会影响你我的友谊。包括也许你认为代表了我对你或他人的“负面判断”的言论,其实我说的时候,多半是在就事论事丶并没有因此对你/他人产生偏见。又或者説,我基本上还是可以把事情和情绪分开。以前工作的时候,不“玻璃心”、不会因某种情绪影响和对方的事务性合作,还算是一个被认可的优点吧。。然而,忽视了对方未必能够隔离情绪,绝对是会造成难以预计的麻烦的,所以真的非常感谢你对我的一再提醒。

这大概也解释了,你之前觉得难以理解的:爲什么我吐槽过某件事之后,还可以和当事人是好友?因为这真的不影响我继续喜欢他们啊……所有我最喜欢的人类,都有很多事在我看来“做得有问题“。可是,一件或几件事情并不代表Ta的全部丶我对那件事中Ta的处理方式不满,也未必导致我对“这个人”下总体判断、觉得不满。事情只是一时一地,而人是有变化的潜力的,比如我也未必一直是(其实现在也不完全是哈哈)小光头啊!我对和人、和世界相处的理想,大概就是:能放下对过去的僵化判断丶对未来的期待和控制,真正享受当下的互动吧!哈哈,回到开头说的小光头问题了,首尾呼应,完美收尾~;P


顺祝时祺,